<samp id="sazc1"><strong id="sazc1"></strong></samp>
  • <track id="sazc1"></track>

    <track id="sazc1"></track>

    <bdo id="sazc1"></bdo>
    
  • <track id="sazc1"></track>
    1. <bdo id="sazc1"><dfn id="sazc1"></dfn></bdo>

      <track id="sazc1"><span id="sazc1"></span></track>

        Rss | Tags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服務領域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 > 正文 最新動態

        收養法

         來源: 日期:2017/2/10 7:50:03 人氣:87 
        原則上誰“有地”(有地,指初次分配土地時其作為家庭成員分配到了應有的一份土地)誰就有權利分到錢,但也存在例外情形

        農村征地補償款的分配問題

        來源:征地拆遷律師發表時間:2014年09月26日瀏覽:21074 次

        征地政策征地流程征收決定征地補償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農村特別是城市周圍農村的土地相繼被征用,農民賴以生存的土地被征用后,征地補償款如何公平、公正分配,成為農民密切關注的問題,由此引發的訴訟糾紛逐漸增多,筆者通過研討案例、走訪座談等形式就農村征地補償款的分配問題進行了調查研究,提出了解決此類糾紛的原則和方法,以求此類糾紛得到公平、公正解決,矛盾得到化解,執法尺度得到統一

        一、農村征地補償款分配問題相關案例及爭議

        甲、乙、丙系丁的三個兒子甲生前與丁共同生活1998年8月1日杞縣城關鎮某村民委員會頒發了以甲為承包戶主的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丁的土地包括在其中 2005年農歷5月15日丁去世后,丁的土地繼續由甲耕種2011年12月1日甲在杞縣城關鎮某村民委員會領取丁的土地補償款17953元乙、丙提出異議,認為其父丁名下的土地補償款屬于遺產,應當按照繼承法的規定予以繼承為此,乙、丙于2011年12月9日向杞縣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甲退還給乙、丙現金11968元

        對該案的處理存在兩種不同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土地征用補償款屬于遺產,應當按照繼承法的規定予以分割其理由是甲一家的《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上明確載明了丁有一份承包地,根據物權法定原則,該份土地的承包經營權屬于丁的遺產范疇,土地征用補償款系承包經營權所產生的收益,應當根據繼承法的規定依法予以繼承,三個兄弟均有繼承資格,按照法定繼承的規定予以分割

        第二種意見認為,土地征用補償款不屬于遺產,土地征用補償款應當由其生前所在的土地承包戶享有,即甲一家享有理由是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承包方是本集體經濟組織的農戶,即家庭承包是以農戶為單位而不是以個人為單位,這就決定了家庭土地承包經營權的繼承與一般意義上的繼承不同家庭成員之一死亡,并未導致農戶的消亡,農村土地承包合同相對方仍舊存在,其他家庭成員可以按照承包合同約定繼續耕種本案中丁已經于2005年農歷5月15日死亡,但其承包地仍舊由甲一家續包耕種,該承包合同并未終止,故以甲的家庭為農村土地承包戶的承包地并不發生繼承,該土地補償款理應由承包戶甲一家所有,屬家庭共有財產此外,該土地賠償款不是繼承法所規定的公民死亡時的個人合法財產范圍,不應按照遺產繼承乙、丙提出其父丁的土地補償款繼承權的理由不能成立,法院不應當支持

        二、農村樸素思想下的征地補償款分配原則

        筆者邀請杞縣縣城周邊村干部和村民進行了座談,征求了村民對征地補償款的分配意見村民對征地補償款的分配原則認識一致

        (一)杞縣農村土地分配現狀

        參加座談的村民介紹,1982年底正式將集體土地承包到戶,1990年進行了調整,此后沒有再行分配過土地,1996年左右村委會與農戶簽訂了《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書》載明三十年不動地從此以后,基本上是按照“添丁不添地,減口不減地”的原則執行,各戶土地總量不再變化在當初分地時,原則上是以家庭為單位,實際操作上是按照“人頭”分地,在家庭內部“誰有地、誰無地”問題分得很清,不存在模糊認識

        (二)征地補償款分配的樸素原則

        1、補償款的發放原則補償款按照家庭為單位發放,以家庭承包的土地面積確定補償款家庭內部分配問題,由家庭內部自行解決

        2、出嫁女分配問題一是在父母健在的情況下土地被征用的,出嫁女在出嫁前在娘家有地的,出嫁后土地被征用給予補償款的,出嫁女應當獲得其在初次分配土地時分配的土地面積的補償款,在家庭獲得土地補償款后應分給出嫁女一份二是父母去世后土地被征用的,出嫁女沒有隨父母生活而由其他子女贍養父母的,出嫁女不能獲得土地補償款

        3、兄弟之間分配問題一是共同贍養父母的情況下,父母的土地補償款兄弟之間平均分配二是簽訂“生不養死不葬”協議的情況下,由贍養父母的兒子負責贍養父母,父母的土地補償款由贍養者獲得,父母的土地按照誰贍養誰耕種的原則,通俗的做法是按照誰種父母的地誰獲得土地補償款,農民樸素地認為父母去世后誰種父母的地,就視為父母在生前對將來可能發生土地征用補償等問題進行了交代、分配

        4、添丁減口分配問題一是因結婚、生育增加人口的情況下,因土地沒有重新分配,增加的人口沒有增加土地,則按照誰有地誰有補償款的原則進行分配二是減口問題,如初次分配土地時有地,因到外地參加工作、轉戶口等原因不再耕種土地,但不否定其“有地”,在分配補償款時通常也考慮其份額,除非其自動放棄

        三、解決農村土地補償款分配糾紛問題的現狀

        目前,農村土地補償款分配糾紛在全國法院沒有高度統一的認識,在網上查到的案例和觀點也不盡相同,大部分案例的處理遵從的是土地征用補償款應補償給耕種土地的家庭,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才具備獲得補償款的資格

        第一,家庭聯產承包的土地征用補償款不屬于收益范疇,它是對失去耕地人的損失補償及安置補償,不屬于繼承財產范圍《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第四條第規定:“個人承包應得的個人收益,依照法律規定繼承個人承包,依照法律允許由繼承人繼承承包的,按承包合同辦理”本條規定的是個人承包問題,而未規定家庭聯產承包問題

        第二,《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五條規定:“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體經濟組織的農戶”因此,家庭土地承包方主體是農戶,并非家庭的每個成員,每個家庭成員不具有獨立的家庭土地承包權如果家庭某個成員死亡的,按照三十年的承包期不變,不存在承包經營權的繼承權問題,其承包經營的土地就應當由其他家庭成員繼續承包耕作家庭成員死亡后,其民事主體資格已經喪失,不能對承包的土地進行管理和使用,已經不是土地承包經營主體中農戶的成員,所以其不能再對土地享有土地承包經營權,土地征用補償款也就不能成為其個人的遺產

        第三,《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法》第十六條規定:“承包方承包地被依法征用、占用的,有權依法獲得相應補償”可見能獲得土地補償費的是承包方,承包方即農戶對已死亡或喪失家庭成員資格的人喪失了農戶成員的身份,自然無法獲得補償,對于可能成為還未成為該農戶成員的人也不能獲得,所以只有農戶現有成員才能獲得《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農村土地承包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四條規定:“征地補償安置方案確定時已經具有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人,請求支付相應份額的,應予支持”因此,能夠獲得征地補償款的人是在征地補償方案確定時具有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人

        四、對解決農村土地補償款糾紛問題的思考

        農村土地補償款的分配問題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將逐漸增多,此類糾紛得不到妥善處理將對社會穩定和家庭和諧產生消極影響筆者經過調查分析,總結探索了解決農村土地補償款分配問題的思路

        從法律規定上看,《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村土地承包法》第三條明確規定“農村土地承包采取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內部的家庭承包方式”,《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農村土地承包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四條規定“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或者村民委員會、村民小組,可以依照法律規定的民主議定程序,決定在本集體經濟組織內部分配已經收到的土地補償費征地補償安置方案確定時已經具有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人,請求支付相應份額的,應予支持”這兩個規定明確了取得分配農村征地補償款的資格條件,一是必須是家庭成員,二是必須是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在法院審判實踐中,要首先根據證據與事實判斷其取得分配權的資格問題,依據上述法律、司法解釋條文判決

        在這方面要注意一個問題,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一般以戶籍為主要依據來確定,而家庭成員的確定存在模糊認識“家庭”的概念在法律上沒有完全定義的表述,在百度百科中家庭的概念表述為“由婚姻關系、血緣關系、收養關系或共同經濟為紐帶結合成的親屬團體”在實踐中存在兄弟姐妹之間不分家、分產不分家、分家分產等多種復雜的家庭內部關系,家庭成員的確定問題沒有詳細肯定的法律依據筆者認為,家庭成員的確定問題是一個法律空白在我國的立法原則上,堅持始終貫徹司法的人民性,尊重社情民意也是社會主義司法本職要求人民法院在審判執行工作中,在法律有明文規定的情況下,應當依法辦案,優先適用法律,在法律規定空白或模糊的情況下,也可以參照運善良風俗習慣所體現的事實內容和行為規則來綜合分析,認定案件事實和決定處理結果在家庭成員的確定上,應根據當地的善良風俗、農民的樸素認識和家庭實際情況綜合分析認定

        在解決農村征地補償款糾紛案件時,要正確處理善良風俗與法律強制性規定之間的關系,有法律強制性規定的要依法裁判,對法律規定空白或不明的,要深入實地調查了解實際情況,根據當地的善良風俗和民意認定事實,本著化解矛盾,案結事了的原則處理此類糾紛

        作者:河南省開封市中級人民法院 王執位

          標簽:
          網站首頁 | 律師團隊 | 聯系我們 | 在線留言 | 網站地圖
          香港三日本三级少妇三级9900|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三级APP|日韩一区二区在线观看2020视频|欧美特大黄一级AA片片免费 影院
          <samp id="sazc1"><strong id="sazc1"></strong></samp>
        • <track id="sazc1"></track>

          <track id="sazc1"></track>

          <bdo id="sazc1"></bdo>
          
        • <track id="sazc1"></track>
          1. <bdo id="sazc1"><dfn id="sazc1"></dfn></bdo>

            <track id="sazc1"><span id="sazc1"></span></track>